DeTao Master of Community Planning and Green Architectural Desig

François Valentiny «DeTao Master of Community Planning and Green Architectural Design», DeTao

 

“设计图就是我的思想”


无论是作为建筑师,画家还是视觉设计师,万伦柯都力求做最真实的自己-- 乔治• 霍斯曼如是说。

回想起来,那大概是2 年前最幸运的一周了。万伦柯决定独自幽居在爱琴海这个小有名气的小岛上,逃离过去那种每天例行公事私事的生活。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,这样做是“为了全神贯注于自己的感官感受”,闲来坐着阅读、品酒、抽烟、静静地观赏植物、研究茂盛的植被、感受大自然的洗礼、摈弃一切不重要的事情,只去做那些真正必要的事情。而就在此时此刻,这位建筑师打开笔记本,拿起铅笔,开始构图,跟随自己最本能的感受。就这样,第一幅图很快就完成了。有些只是随手涂鸦,而另一些则是细心描绘。无论这些自发的作品是否会上色,在这之后便会出现更多的精致的作品,甚至是建筑的设计方案。

当万伦柯开始构图的时候,每时每刻都会有无数个灵感冒出来。他说:“即使我的作品现在还在笔记本里或是抽屉里,他们都是我思想的阐述,是我大脑中收集的并呈现的灵感,也许有一天,我会用到他们”。



生动的抽象派艺术作品随即产生


这些作品作为模板,描述了今年“艺术与酒”这一版块的酒瓶。在相同情绪的影响下,花费了一到二天的时间完成。我们可以辨认出合并成抽象轮廓的有机形式,并从大规模的结构中看到其涌现出的娇弱的、触角类植物,还有令人惊奇的破碎表面,仿佛被一道神秘的开口刺破,划痕延伸至最深邃的地方... ...

我们从过去的作品中也能够发现与之相似的一些素材。有时候,万伦柯会采用墨汁、水彩和蜡笔将建筑师的设计变成一幅真实的、几平米大的油画,这通常会需要忙上好几周的时间。我们看到的阴影和光线的变化、不对称的形式、打破的线条以及弯曲的平面,这些都是万伦柯作为画家和雕刻家的风格,当然,也很明显的体现其建筑师的特色。

为了能够更好的展现这些酒瓶,万伦柯画图时自由流露的思想需要有所收敛,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产生设计师生动的而又精确的艺术作品。他改变了色彩与交错的划影线,以及用单色取代了彩色斑块,并画上清楚的线条,而不再是自由的即兴创作。他很精妙的诠释了素描艺术家的思想,满足了新的实用要求,不再违背原始艺术作品的意图。

万伦柯这样说:“ 我能很清楚地辨认出我自己
的作品来,这就像是酿葡萄酒的人只需要尝几滴就
能辨别出自己的酿酒一样。当你把一件旧的东西变
得独立起来,继而便能产生新的想法,这个过程真
的很有意思。”当问到万伦柯对自己对艺术的看法
时,他给出了一个很明确的答案:“ 我不是画家,
也并没有把自己看做是艺术家。我的画仅仅是作为
一个建筑师工作的成果。当我谈到我的“艺术”二
字时,我都是用引号来表示这一个词。”这是谦
的说法么?
而事实上,当他还只有12,13 岁时,他确实是
梦想成为一名画家的。但到了15 岁,他树立了新
的职业目标:那就是成为一名建筑师。据他所说,
因为那时候他很快就清晰地找到是什么改变了他的
梦想。万伦柯用类比的方式作了解释,就像是上文
提到的艺术与酒之间的关系。他说:“在画画的时候,
就像是所有的酒瓶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打开了瓶塞一
样”。这是什么意思呢?是因为画画很快就要结束,
还是已经结束了?他继而解释道:“当一个画家在
表达自己思想和表现事物的时候,并没有留下任何
可能性来驱使他由衷地追随新的时尚。因为这一切
都是在过去就已经做好了。同样,这也就是为什么
绘画的艺术在过去几年里变化的如此迅速,几乎完
全被视频艺术或相关艺术所代替的原因”。
万伦柯提到,也就是在这时候,他发现了自己
对建筑学的爱好。建筑学作为一门艺术,与别的艺
术不一样,它与社会和社会发展之间有着内在的联
系,并通过社会、经济和政治进程不断地传递下去。
那些在这样一个漩涡里不想背叛或是迷失自己的人
就必须坚定不移地反对一切匿名和可替代性的做
法,力求保持其作品的真实可靠。